失角鹿

写文 旅行 摄影 Q群:637895976

最终效果

【藕饼】山海予你

    

    哪吒与敖丙携手应劫后,肉身俱灭,魂魄暂时被太乙真人安置在山河社稷图里。
    怕哪吒生事,指点江山笔是自然不能给他了;不过又怕他太无聊,太乙真人将混天绫留了下来。

“娃儿,为撕要去给你俩找个活四的肉身,你就活敖丙在这里好生修炼,等待为撕归来……”

说完他就拨开笔锋,在二人面前遁去了身影。

乖不过三秒的哪吒见到师父走了,赶紧一手招来混天绫,一手去拉敖丙——却拉了个空,回首发现敖丙已在原地乖乖打坐。

“你这是干啥?”哪吒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

“你师父刚才不是说要我们好好修炼吗?”面对好友的惊异,敖丙倒有些不解,一边捏起手印一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。

结果手印尚未结好,哪吒的混天绫直接缠了过来,绑住了他的手指。

“你烦不烦呀,”哪吒不以为然地做了个鬼脸,“好不容易摆平这么个大麻烦,管他什么修炼不修炼的,当然是先痛痛快快玩上一场咯!”

“玩?”敖丙又眨了眨眼睛。

“嗯,玩啊,”哪吒先是理所当然地摊开双手,紧接着又回过神来,“难道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玩过?”

哪吒或许也猜到了,玩对东海龙王三太子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侈字眼。这个本该是他的宿敌、却成为了他挚友的少年,被人安排成为灵珠的转世,表面上看来是拥有了璀璨光明的前途,实际则是背负了加诸在他稚嫩肩膀上的太过沉重的荣耀负担。

“从小父王和师父就不准我离开龙宫,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专注修炼,”敖丙轻声说道,眉宇间忽又浮现出淡淡笑意,“不过我也有玩过,而且还很开心,就是跟你在海边踢毽子那次……”

听着敖丙诉说自己从小到大就玩过那么一次,哪吒心中陡然生出一股陌生的酸涩滋味,跟着他又莫名其妙地犯起别扭来,把脖子一梗,霸气地扯了扯手中的混天绫:“罗里吧嗦的,你要么就跟爷一起玩,要么爷就把你绑起来,你自己选吧!”

被捆住手的敖丙赶紧点头:“我跟你玩。”

哪吒顿时面露喜色,笑得很开心。魔丸与灵珠转世天赋异禀,又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历经世间百态,他们所懂的可能要比寻常百岁老人更多,却在本心尽露时仍然难掩天真烂漫的孩童神态。

灵珠也好,魔丸也罢,卸下包袱与枷锁,也不过两颗相同的赤子之心。

混天绫载着两人在这飘渺美景中恣意徜徉,世人皆说水火不相容,可是哪吒驱着风,敖丙驭着水,当他们不再对立,而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时,水与火堪堪相接的边界竟然拖曳出一条淡淡的金边,像是有着生命那般翱翔在这个虚无的天地之间。

一向循规蹈矩的敖丙看着哪吒在旁放肆大笑,忽然就心思一动,捏起一团水花向哪吒砸去,被弄得满头水的哪吒转身就命令混天绫来绑他,敖丙赶紧侧身躲去,一头长发却被气势汹汹的混天绫殃及扯住,他狼狈地挣脱束缚,因为没站稳而栽倒在地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哪吒落到他身边,却发现摔得四仰八叉的敖丙居然在笑。

“你知道吗,哪吒?其实对于我从未接触过的辽阔世界,我是既向往又害怕的,”敖丙躺在地上说道,“我想要挣脱无边海域的束缚,却又害怕身为灵珠的自己终究会令全世界失望。可是外面的世界真的好美啊,就算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,我也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“切,假的有什么好稀奇的,”哪吒摆摆手,“等我们出去了,看真的看个够,让爷带你走遍绵延山海!”

哪吒此时仍是幼童身形,他拍胸脯保证的认真模样让敖丙忍俊不禁,这就让哪吒来握他的手时,一个没抓稳就滑开了。

哪吒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的小手,又抬头看了看还在笑的敖丙,然后下定决心般地念起了咒语,解去了自己颈间的乾坤圈的虚影,当那道金色光环闪现在腕间时,一个面容凌厉的红衣少年登时出现在敖丙面前。

敖丙的笑容淡去,痴痴地看着他:“你这是……”

哪吒俯身抓起敖丙的手,答道:“这样就不怕握不稳你的手了,我……”

不知道为何,从握住敖丙的手那一刻起,刚才还坦然的哪吒竟紧张得语塞起来,可是敖丙还在看着他,他只好转移话题:“嘿,要不,我教你变身术吧?那个可好玩啦!”

敖丙当然还没忘记哪吒是如何用变身术捉弄自己,不过他也对那样高深的法术充满好奇与兴趣。而他不愧是灵珠转世,在哪吒的指导下很快就掌握了基础的窍门,把他们周围的石头都变成了海底的水晶。

等到要在自己身上实践时,敖丙是又紧张又期待:“我要把自己变成什么呢?”

“你喜欢啥就变成啥!”哪吒在一旁鼓励道。

结果噗嗤一声轻响,雾气散开,站在哪吒面前的陡然是另一个自己,身着混天绫、脚踩风火轮的飒爽模样,只是对方眉目温润如玉,额头还有一对未能隐去的角。

“怎么样?”变成哪吒的敖丙问。

“还不错,就是有一点瑕疵。”

“嗯?”

哪吒用行动做回答,坏笑着去抓对方额前的角,敖丙反应过来,赶紧用手去挡,一抓一扯之间两人就又滚到了地上,闹个没完。

“你……你别碰我的角!”

“让我看看嘛,我还没看过长角的自己呢,哈哈哈真有意思!”

听他这样说,单纯的敖丙赶紧又变了回来,然后护着自己的角挣脱哪吒的压制,坐起身来呆呆地看着河水里自己的倒影。

哪吒也贱兮兮地笑着坐到了他的旁边。

“哪吒,你心里会不会怨恨我,”敖丙忽然问道,“觉得是我盗走了本应属于你的人生?”

“胡说八道啥呢,我干嘛要恨你,你可是我唯一的……”面对敖丙那投过来的毫无保留的清澈目光,哪吒竟然又心跳加快起来。

“可是,的确是我抢走了灵珠,才害得你——”

“跟你无关,”哪吒再次抓起敖丙的手,当他认真的时候,眼眸深处仿佛燃起了赤焰,“要我说那混元珠又没作恶,元始天尊却硬要多管闲事,魔丸跟灵珠本来就不该被分开,所以……”

在那一刹那,仿佛有一道灵光闪过,让哪吒想通了很多事,包括他的心跳为什么会变快。

“所以当我们握紧对方的手,连天雷都没办法拆开,”他凑近敖丙,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,“敖丙,你刚才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模样?”

敖丙被问得愣了一下,连他自己也辨不清的情绪如同海浪那样起伏在那对浅色眼眸中。

“那是因为……因为我……”

他没能说出那个答案了,因为哪吒已经给了他——少年的脸凑了过来,当那个吻落到唇上时,那凌厉炽热的气息仿佛也变得温柔宜人。

哪吒只短暂地吻了敖丙一下,然后又松开,敖丙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,而哪吒原本英剧的面庞开始奇怪地抽搐起来。

“哎呀我在干什么,丢死人了丢死人了!”哪吒抽了半天终于暴走,转身挥着拳头冲敖丙变出来的水晶施虐。

他看着自己深深陷入水晶里的拳头,忽然又沉目冷静下来,抽出拳头转过身去。

惊骇之色已经从敖丙脸上褪去,他静静地看着哪吒,面颊泛红,眼角似是藏着不尽的温柔。

“爷认了!”哪吒霸气地一挥手,然后把敖丙拉了过来,用力地吻了上去,顺便还尽情地摸了摸对方的角。

两人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心意相通中,好巧不巧,太乙真人正好也回来了。

“娃儿,为撕回来咯,给你们带来了一件宝物……”太乙真人兴奋的胖手还未来得及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,就被眼前所见震惊得石化在了原地。

天帝在上,莫豁我哦,我这是看到了啥子,莫非天雷哄得我视力都出问题了灭?

不阔能不阔能,绝对不阔能,一定是天雷太猛,我怕不光是视力受损,还有幻觉后遗症了哟。

等一哈,哪吒这娃儿调皮得很,莫不是嫌我离开太久,想出新花样来捉弄我哦?

受到重创的太乙真人内心一番激烈挣扎,刚想到这里,面前相拥的两个人影就如烟雾般散开,然后他循声看到另一头,孩童形态的哪吒正和敖丙一脸天真地踢着毽子。

“我就说嘛,哈哈哈,”太乙真人擦着满头虚汗,“你这个娃儿真是太皮咯,整出这些障眼法来捉弄为撕,等哈给你个肉身,你怕是要上天哦?”

哪吒不动声色地踢着毽子,在帅气转身把毽子传给敖丙的瞬间,冲他狡黠地眨了眨眼,敖丙也心领神会地抿了抿唇。

太乙真人找来的宝物是一粒金色的种子,他将种子种在宝莲里,须臾功夫种子便生根发芽,长成为一株皎洁无暇的并蒂莲。

“魔丸和灵珠本是一体,看来也是命中注定要用这株并蒂莲来还你们肉身咯。”太乙真人感叹完,施法将二人魂魄缩成玉珠大小,然后注入并蒂莲的花苞内,当咒语念至最高声的瞬间,眼前莲花忽然急速膨胀,然后一道七彩圣光闪过,绽放的并蒂莲托出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。

“耶,娃儿,”太乙真人搓着手调笑道,“你这个新造型还阔以哟。”

“那当然,爷想多帅就多帅,”哪吒得意道,下意识地去拉敖丙的手,“真好,终于可以出去咯。”

敖丙却似乎有所顾虑地缩了缩手。趁太乙真人忙着挥舞指点江山笔收拾哪吒的破坏现场时,哪吒又偷偷亲了敖丙一下。

“干啥,不想跟着爷啊?”亲还不够,还上手去摸对方的角。

敖丙还是有些害羞地拿手去挡,然后摇了摇头:“这次我违背了父王的旨意,我想他一定很生气,也很失望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我……”

“就这事啊,怕啥!”哪吒抓着敖丙的手往自己胸前拍,“我替你出头,我去跟龙王谈!反正我是有必要见一见他的。”

“为何?”

面对一脸天真不解的敖丙,哪吒懒洋洋地托起下巴看着他。

“因为,我亲了你啊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激情摸鱼,所以最后哪吒是要去登门提亲的意思(*/ω\*)

藕饼我磕!!!

绝美爱情

不给文包不给文包不给文包

删的文也不会再补回来,现在什么形势不需要我说了吧?

再私信问的就当🎣处理了

一个宣传

《恶骨》
文:原PO 图:灰灰

详情及链接请进QQ交流群获取(验证说明来意):637895976

转发抽奖见微博

文章试阅→恶骨

其余见图


❤️❤️❤️

新文地址:戳我

存稿中,周边抽奖月底来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