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角鹿

瑟莱不拆不逆,泉花无差,盾冬无差。存文点,偶尔发发旅行照片。

不得不说老版木乃伊相比之下真是神作,

无论是剧情、人设,甚至有些配角都是那么出彩,比如1里用最后的生命翱翔天空的老飞行员。

反派最后的结局也令人唏嘘,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,他耗尽千年等待的或许早在从前那一刻便逝去了,任他再怎么寻找,她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她了。

所以千年前她为了他能义无反顾赴死,千年后却弃他而去。

大祭司最后的眼神竟然让人心疼。

以及,我童年的男神是法老护卫队队长,沙漠里的鹰啊,太帅了> <

重温老版木乃伊中,哈哈哈这个字幕什么鬼

《时与光》瑕疵本上架~

整理出一些瑕疵本折价出售,不含明信片,有书签,瑕疵如图。 如果想要无瑕疵版的可以等到八月的再次追加,可以和新本一起预定~ 特殊原因只有周末才发货哈,戳 O网页链接



【瑟莱/泉花】永夜之航 8(下)

之前鱼唇地粘贴漏了前面一大段。。。已补上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船舱里的气氛显得诡异而沉重。莱戈拉斯安静地坐在瑟兰迪尔身侧,不去理会旁人审视的目光,尤其是来自格洛芬德尔的。

这场沉默并未持续太久,随着陌生来人的到来而结束。当那人在圆桌另一侧坐下时几乎没发出半点声响,兜帽摘下后露出的是一张骄傲高贵的英俊面庞。

莱戈拉斯可以感受到人鱼王那种不言一发的强烈怒气。

“这场盟约势在必行,”格洛芬德尔用戴着宝石戒指的手指敲了敲桌面,“既然埃尔隆德已经表示了他的诚意,派出他最忠实的助手哈尔迪尔作为使者,我们应当考虑合作才是。”

瑟兰迪尔没有开口。莱戈拉斯侧头看去,却无法从人鱼王的双眼里看见流动色彩的变化——此刻的他更像那深不可测的大海,凡人站在船首永远无法看清底下藏着什么。

格洛芬德尔提到了盟约,无疑是雪上加霜,年轻的小铁匠这样想到。他已经知道瑟兰迪尔与那艘船上所有的人埋下了仇恨的种子,但是事情详情人鱼王并未过多透露,似乎也并不想提起。在这场会议开始之前他曾私下向格洛芬德尔探过口风,但对方也声称自己毫不知情,二十年前也只是一个清清白白的海盗。对此莱戈拉斯表示怀疑,他想以格洛芬德尔的性格就算装傻也不奇怪。

“二十年前发生的不幸事件并非我们促成,”那个叫做哈尔迪尔的男人开口道,“我的船长稍后会亲自来向你作解释的,瑟兰迪尔,尊贵的人鱼王。”

“那我倒好奇他为什么不亲自现身。”瑟兰迪尔冷冷道。

“他现在正忙于另一件事情,对此我暂时无法告知,但当他与我们汇合时,你会发现这趟旅行会变得容易多的。”

“你至少可以告诉我,出于怎样的理由我需要跟你们合作。”

“是跟我们,”格洛芬德尔插嘴道,“要在这场艰难的旅途中获取胜利,首先需要一艘乘风破浪而屹立不倒的船,所以你挑上了金花号,不是吗?”

“而我带来了这个,”哈尔迪尔捧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罗盘放在桌上,它周身刻满了莱戈拉斯看不懂的符文,“黄金罗盘,它能搜寻出一切失落的地图,只要我们能找到哪怕一小片幽灵号的残骸,它都能读出安纳塔过去的秘密,也即航向黑夜之境的路径。”

“埃尔隆德出手可真慷慨。”格洛芬德尔微笑道。

罗盘被推至圆桌中央,随着指尖拨动而轻轻旋转起来。当它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中再次停下时,金色的指南针对准了瑟兰迪尔。

莱戈拉斯看着无法被阅读任何情感的人鱼王,不知道他会怎样决定。

“要我答应也可以,”瑟兰迪尔沉沉的嗓音充斥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,“但是这一次不存在任何盟约,所有人都必须听命于大海的王者。”

他站了起来,周身仿佛散发出光辉那般映亮了船舱。头上的王冠被他扯下并抛了出去,无数的白宝石在空气中流淌出一条璀璨的星河。


【瑟莱/泉花】永夜之航 8(上)

前文请搜TAG 永夜之航 可以看到。时间关系我先不做链接了。。

短更一下W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总哀叹自己拥有受到诅咒的命运,小海盗,然而在我看来一切是那样微不足道,至少,你的人生才刚开始,你的爱与恨就像清晨落在海面上的阳光,清晰得几乎伸手可触。”

瑟兰迪尔抬头看了一眼缀满了繁星的夜空,莱戈拉斯忍不住追随着他的目光而去,仿佛如此他就能看懂他从前无法明白的一切,最后他的视线落在映在人鱼王眼中的星辉。

“我羡慕你年轻深刻的感情,就像这天上的星星,毫不吝啬地散发出光芒,而我自己就像黑夜中的海洋,再明亮的光辉也无法渗透进深处……如果这世上真的有诅咒,那我一定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我从很早开始便意识到它的存在了,每过一段时间我便会失去记忆,就像无法治愈的病痛那样折磨着我,周而复始,从未结束过。”

“但你最终也想起了一切不是吗?”莱戈拉斯急切地说道,证明自己能够明白对方所说的一切,“你仍然头戴王冠,是这大海的王者。”

“我的确每次都记起了自己的身份与一些往事,但是……那种感觉就像传说中的石化一样,每次从噩梦中醒来,我都发现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已经失去了生命,而我是那样无能为力,因为我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。一些对我来说应当无比珍贵的东西,就此沉落进连我也无法抵达的幽深海底,我用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找回它们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遗忘与苏醒,丢弃与寻找,到了现在,我就只剩下一条路。”

“黑夜之境。”莱戈拉斯平静地说出了这个答案。

“没错,”瑟兰迪尔微笑着看了认真的莱戈拉斯一眼,“无论这条路如何艰险复杂我都会坚持下去,我已经厌倦了孤独地徘徊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,我想要一个答案。”

“我会帮你的。”莱戈拉斯想都没想冲口而出。

瑟兰迪尔的眸光闪了一下。星辉沉入深处,眸色更加深邃。

“我唯一一次与人类结盟的惨痛回忆,是我再一次失忆后最先记起的事,”瑟兰迪尔以一种轻蔑的复杂神色再一次看向了那艘与他们并行的船,“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,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愿被诅咒吞噬的记忆是这一部分——那样多的死去的人鱼的面孔,那是背信弃义与欲望所带来的死亡。”

“我不是要跟你结盟,”莱戈拉斯在对方大腿上坐直,稍微拉开距离以显示自己的坚定,“人们为了利益才会想要盟友,我却不一样。”

“你真是个奇怪的海盗。”瑟兰迪尔凝视着他。

“我不是,”莱戈拉斯仍然倔强地表示,“至少,我什么都不曾掠夺。”

“你为什么会惧怕大海呢,孩子?”瑟兰迪尔伸出手指轻轻落在莱戈拉斯脸侧,而他没有抗拒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莱戈拉斯苦恼地摇摇头。

“看来你也有想要寻找的答案,”瑟兰迪尔说道,“无论是哪一种,我希望你与他们都不一样。”

“那你也会帮我吗?”莱戈拉斯忽然问道。

“我会牢牢看住你的。”瑟兰迪尔笑道。

“因为我是你的战利品,俘虏,人质?”

瑟兰迪尔没有说话,他捧起莱戈拉斯的脸,在对方额前落下一个轻柔的吻。星光透过人鱼王的金发缝隙,宛如流动的宝石之光,莱戈拉斯一想起对方曾用银星形容自己,就觉得满心欣喜。

“现在你拥有大海王者的祝福与庇护了,它们将高于一切盟约。”


看了加5好燃!

脑补了很多衍生的东西

然后想起《永夜之航》那个坑了(>_<)

明晚飞罗马,又没时间更新了。
虽然给灰撸了个生日肉文(拒绝公开
等我儿童节再回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