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角鹿

瑟莱不拆不逆,泉花无差,盾冬无差。存文点,偶尔发发旅行照片。

最近这一个月追着开花到处跑怠于更新了捂脸

国庆度完假后会继续更小兔子的

还会和灰灰一起搞个原耽~

今天在红毯上,
我问开花喜欢我上次送给他的画吗?
他点了点头,说:I love you.

已炸裂

The Most Beautiful Starlight I've Ever Seen





上台的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从我眼前消失,只剩下了开花

远远地他就那样真诚地注视着我,捧着话筒微笑着欠了欠身

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看卷轴上的“开花”,开心地轻呼“oh my name”,清晰流利地补了句“开花”(他真的已经学会了)

他很专注地听我说话,因为我矮,因为我时不时因为紧张和下意识侧身去看画,他明明能够听到话筒里传出来的我说话的声音,却弯下腰,一直欠身,双眼始终追逐着我的视线。

他的眼里真的有星光,我猛地抬头迎上,大脑里一片空白,忘词了几秒。他很耐心地看着我,等我终于说出了“with SMART inspirations”,他笑得前仰后摆,流露出真心很喜欢这个idea的感情。

他很庄重地说谢谢,还像一个精灵那样以手抚心。

我说我好幸福have the chance to see you, talk to you, give you this(画)。我放下了话筒,他弯下腰凑近了看着我,好温柔,好真诚,一眼就能溺死人

我说这是为他而画的,with all my heart。他的双眼那样明亮,神情那样感动,拼命重复着这太漂亮了我很喜欢,还不够,主动向我伸出了双手。

他握我手的时候好用力,那样庄严、真诚、感动,简直一直握进了心里。

一连说了好几次中文“谢谢”

我说我爱你,他又拍了拍心口。

我们退台了,另一个主持人过来想帮开花拿画,他好宝贝地拽着有些不想放,然后认真叮嘱“don't lose it, thank you”没什么比他那样珍视礼物更重要的了QAQ

我和小伙伴退到舞台一侧,开始一边哭一边看着仍在台上的他。

他继续接受着主持人的访问,忽然看向我们这一边,轻歪着头冲我们微笑致意。

整个世界又再亮了一次。

回想去年他第一次去上海参加新电影发布会,我离他那么远那么远,却仍然幸福满满,因为有生以来终于见到了粉了这么多年的真人。

从没有想过我可以离他这么近,跟他说这么多,亲自把礼物交给他,把心意传达给他。

这个人那么好,那么好,那么好,世间所有辞藻都不足以形容。

他所有的正能量就像最璀璨的星光。能爱一辈子,追一辈子。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原来,时光真的不会辜负初心。

终于完成了心愿❤️

开花见面会的投票

下个月开花会借着宣传电影《极致追击》到部分城市跟粉丝见面!

拜托大家投一下这个投票,帮忙投一下成都或者重庆哈哈哈。

或者自己想见到他的城市,让主办方看看人气也好。

快投起来吧,也多多宣传扩散下!

http://weibo.com/1927593743/FhfV587lB?type=comment#_rnd1502849073732

【瑟莱(CP向)】霸道狼王和他的兔子妃 17

狼瑟X兔叶,ABO。

前文戳: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山洞里弥漫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信息素。

莱戈拉斯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变化,他不明白瑟兰迪尔口中那个词的含义,却只觉得陌生的血液就像滚烫的熔岩,侵蚀了他的血肉骨髓,令他在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上越走越远。

留一个正在发情中的Omega在军营里是极度危险的,更何况相应引发的狼族王子的Alpha信息素更是强烈得几乎让所有人窒息。瑟兰迪尔当机立断,只能对艾瑞斯匆匆交代几句,便用斗篷裹着小兔子迅速离开营地。

谁都不曾料到莱戈拉斯的性征会提前出现,并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。一方面瑟兰迪尔为此感到高兴,由此一来欧瑞菲尔便没有理由反对他们在一起,但是另一方面这也打断了他的巡逻计划。

他带着莱戈拉斯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,洞外冰雪初融,氤氲的水雾将洞口衬得若隐若现,同时也能够消融部分强烈的味道。当他将莱戈拉斯小心翼翼放下时,发现自己的双手竟已汗湿,一呼一吸也变得沉重起来。

Omega的甜美味道正在致命地诱惑着他。

“瑟兰迪尔……”斗篷底下的莱戈拉斯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拽住他,既像是对他这个罪魁祸首的谴责,又像是彷徨的求助。

被汗水沾湿的金发贴在鬓角,急促而无力的呼吸,伴随着阵阵无法抑制的信息素味道,无疑都在考验着瑟兰迪尔最后的忍耐力。他们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很危险,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被潜伏在森林里的敌人发现。

必须做一个了断,瑟兰迪尔这样想到,而办法只有一个。

“莱戈拉斯,”瑟兰迪尔俯下身去,犹如一堵宽厚的墙罩住颤抖不已的小兔子,“我跟你保证我不会标记你,我甚至不会进去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狼族会将结合的仪式留待新婚之夜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”瑟兰迪尔拾起莱戈拉斯的指尖吻了吻,他发现自己说话也开始变得困难,“我必须让你停止这要命的发情。”

当瑟兰迪尔的吻压下来时,莱戈拉斯根本无处可躲。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又或者,反抗的念头已被欲望的本能冲刷得转瞬即逝。吻瑟兰迪尔没有让他更好过,他仍旧无法呼吸,双腿难受地绞在一起,可是唇齿相依间他知道自己已无法离开这个吻了。


(中间省略一段肉,会放在群里和本子里)


他的身体仿佛被抽空,但又不再拥有先前那种异样的难受。不管他同不同意,瑟兰迪尔都已经以这样的方式缓解了他的发情状况。当瑟兰迪尔重又用斗篷围住他时,莱戈拉斯几乎立刻闭上双眼,激情后的困倦令他无法抗拒,而在他陷入安眠之际仿佛听见一阵熟悉的轻柔歌声。

他是被瑟兰迪尔叫醒的,再次面对男人还不容他有半点尴尬,瑟兰迪尔就跪下身来,拿出一种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草叶放在他的唇边。

“吃下去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么扭捏,要不要我嚼碎了嘴对嘴喂你?”

莱戈拉斯立刻咬住了那片草叶。

等他嚼碎咽下,瑟兰迪尔才微笑着看着他说道:“这种草叶能够抑制你的发情,刚才你睡着了我去外面采的。”

小兔子木然地动着双唇,化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消化了这句简短的话。

“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喂我吃这种草叶?”莱戈拉斯瞪着对方并握紧了拳头,他的hx还有些发疼,斗篷下的裸露身躯上尽是瑟兰迪尔留下来的qy痕迹,无一不在把他逼向暴走的边缘。

瑟兰迪尔一手撑住下巴,饶有兴趣地观看着莱戈拉斯的反应。

“因为我的JY也是抑制剂的一种啊。”

空气仿佛凝滞了三秒钟——

“瑟兰迪尔,你这个禽兽!”


《时与光》《暗影之外》再贩通知

大概9月初发货~ 请戳以下链接:

《时与光》  《暗影之外》

《暗影之外》没有初版的项链了,因为这次开得比较少成本很高请见谅,大概就为了圆少数几个人的心愿所以再印个10-20本左右。

《时与光》只要盗版不死,我就能一直印下去(要被盗版气死了,唉)

最后谢谢大家支持,瑟莱会一直爱下去的~

【瑟莱(CP向)】霸道狼王和他的兔子妃 16

狼瑟X兔叶,ABO。

前文戳: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噩梦无止境地延续下去。

就像那盘旋而上的阶梯,明知道它将引向不愿面对的终点,却还是无法停下……莱戈拉斯回头看见蜘蛛群的暗影匍匐在废墟深处,他本能地想要逃离,加快了步伐,却在随着阶梯而上升的过程中猛然心中一震。

他是走过这条路的……他这样想到,随即意识到自己手中握着一对银刀。他当也认识这对双刀的,它们所承载的故事应当是与他息息相关,甚至是镌刻至生命深处的。

他怎么能就这样忘了呢?一声悲鸣忽然自心中叹道。

“没有人能够逃得过这个诅咒!”

尖利的笑声自前方响起,莱戈拉斯想也没想就扬起手中的双刀奔了过去——

光影从眼前迅速流动,柔和的光明替代了阴沉的黑暗,只不过瞬间的交替变化,却让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认清眼前的一切:他身处一个狭小的为树藤所编织而成的帐篷内,那些犹如星辉般的光芒来自于闪烁在树藤尖端的魔法露珠。

“你还想咬多久?”一个轻柔的嗓音响起,莱戈拉斯这才意识到身旁多了个人,而自己坐得直直地,死死咬住对方的手腕。

他赶紧松了口,本能地挪动身体想要离瑟兰迪尔远点,却因为身体内部传来的痛楚皱起了眉头。

“逞英雄,肋骨断了三根,”瑟兰迪尔靠得更近了些,手掌轻轻摁住他的肩膀以防他乱动,“就算注入了我的力量,也不可能这么快恢复的。”

“你的力量?”莱戈拉斯敏感地竖起了耳朵,瞪着对方问道。

瑟兰迪尔微笑着举起了自己的手腕,莱戈拉斯这才发现那上面有很深的齿痕,那不可能仅仅为他刚才所咬,伤口那样深,几乎仍在渗血。

“你差点死了,莱戈拉斯,”瑟兰迪尔仍然笑着,只是双眸一暗,“医师束手无策,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又流了那么多血……在最后关头我想到了那个古老的魔法——要救你只有凭借狼族王室血脉的力量。”

“你是说你把你自己的血喂给我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只有这样才能将我的生命力赋予你。毕竟你现在还没有成年,我也没有通过结合标记你。”

莱戈拉斯无言以对,只能表情复杂地看着瑟兰迪尔抚过自己流血的手腕,轻念着治愈的咒语。

“我差点以为就这样失去你了,莱戈拉斯,”瑟兰迪尔凝视着他说道,“无论是之前还是失忆后,你都一样不听话。”

莱戈拉斯本想张嘴反驳,却被对方眼中的神色刺得心中一疼。

“好在这个方法居然真的管用,”瑟兰迪尔一改严肃与悲伤,忽然凑上来用手摸着莱戈拉斯的脸,“现在你体内流着我的血了,快让我看看我有没有养出一只有着尖牙的小狼崽。”

结果他的手指再次被莱戈拉斯咬住。

“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?”瑟兰迪尔眯起双眼问道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呢!趁我昏迷喂我这么恶心的东西,害得我嘴里都是血腥味……”

莱戈拉斯瞥见一旁的水罐与浆果,便急不可耐地挣扎着去取,都顾不得身上的伤了。

待他好不容易够到一串浆果,瑟兰迪尔却懒洋洋地扬手制止了他。

“让我吃!”莱戈拉斯愤怒地抗议。

“我有更好的办法。”瑟兰迪尔一如既往地微笑着。

莱戈拉斯有种不祥的预感,可是狭窄的帐篷里根本无处可躲,更何况那个吻来得猛然而炽热。

就好像是在报复他咬了自己一样,瑟兰迪尔用力吸吮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他甚至无力抵抗,仿佛正如瑟兰迪尔所言,他所有的生命力都是对方给予的。

就连那对竖起的兔耳,也在不知不觉中软在了脑后。

但瑟兰迪尔终于放开他时,小兔子伏在对方肩头大口喘着气,差点没晕过去。

“现在嘴里的味道是不是变甜了?”他戏谑地问道。

他的身体压得更低,两人几乎鼻尖相抵,很长一段时间内就这样一个瞪视一个微笑,谁也没说话,直到他们同时察觉到某种悄然而至的变化。

一种从未有过的灼热感忽然传至莱戈拉斯全身,与此同时,瑟兰迪尔在耳畔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喘息。对方Alpha的强大气息压得他那样难受,但是更痛苦的异样感受却是源于他自己。

他的身体猛地一颤,一股热流自腿间流出,倔强的双眼也开始失神。

瑟兰迪尔完全压了下来,庞大的身影将他彻底禁锢。

“你竟然发情了,莱戈拉斯。”他以沙哑的嗓音叹道。

 

正当留守在王宫的格洛芬德尔感到无聊时,一个不速之客忽然闯入了宫殿边界。

那是一种陌生的Alpha信息素,与狼族的完全不同,似乎更神秘与难以捉摸。来人并不急于出手,当格洛芬德尔的队伍将其重重包围时,那个瘦削高挑的身影仍然是那样不卑不亢。

“我是来带莱戈拉斯回去的。”那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格洛芬德尔说道。

“瑟兰迪尔的小兔子妃?”格洛芬德尔来了兴趣,“恐怕不行,他正跟我们的王子殿下进行甜蜜的婚前旅行呢。”

“那我更有义务去阻止了,”陌生人冷静地说道,“在那个诅咒尚未演变到无可挽回的地步。”

格洛芬德尔收起了戏谑的笑容,因为他看见了对方掌心里的黑色晶石。


准备上一点本子的预定才发现淘宝店被强制下架了……

说是没有复核验证

现在验证好严格,还要拍各种角度的照片

我只能等周末回去拍我妈了- -

【瑟莱(CP向)】霸道狼王和他的兔子妃 15

狼瑟X兔叶,ABO。

前文戳: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狼族的号角声在月夜之下此起彼伏时,莱戈拉斯心中竟然涌起一种莫名的共鸣感。作为一只来自外族的小兔子,他本以为自己应当充满了孤独和无奈。

但是他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样的生活。这里充满了冒险与快乐的希望,森林之下隐藏着令人向往的传奇故事,这不正是他离开家乡所想要追寻的吗?

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答应嫁给瑟兰迪尔,他在心中这样肯定道。然而他看向瑟兰迪尔的眼神已经少了最初的戒备和怀疑。

一路上瑟兰迪尔并不能时时陪伴着他,他们每天难得的相处时间都变成了狼族王子对他武技的指导与锤炼。一开始莱戈拉斯还很兴奋,但渐渐地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有些吃不消了。

“你的速度很快,但是你的力量太弱了,”当瑟兰迪尔又一次打掉他手中的银刀时,他这样说道,“除非你让自己的速度变得更快,身体变得更轻盈灵活,否则你根本没有任何优势。”

“这不公平,”莱戈拉斯拾起刀有些郁闷地开口,“至少我今天曾赢过艾瑞斯一次。”

“是啊,还是在比试射箭的时候。”瑟兰迪尔轻柔地说道。

“你别瞧不起人,瑟兰迪尔,”小兔子倔强地鼓起腮帮子,“总有一天我会赢过你——不止是在射箭比赛上。”

“那不可能,”瑟兰迪尔微笑道,“你永远无法赢过我的。”

“那你训练我干什么?”莱戈拉斯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我训练你不是为了让你能赢过我,莱戈拉斯。我会保护你,但我也要你能学会保护自己,森林里总是暗藏着我们看不见的危机——在你成年之前,你得学会面对这一切。”

“我总是在进步的,”莱戈拉斯舞了舞手中的刀,抖了抖耳朵,“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能赢过你!”

“别做梦了。”瑟兰迪尔面不改色。

他被激得举刀朝着前方冲去,却只是结结实实地扎进了对方的怀抱中。

巡逻队已经进入了古老森林的范畴。正如瑟兰迪尔所说,这里的树木参天,彼此缠连成一片独自的天地,每天只有正午的阳光能够透进少许,其余时刻都是那样幽暗。行走在森林里,处处都是冰霜初融的清冽气息,虽然这是有关于春天的希望象征,却很难让人感受到丝毫暖意。

“森林之心究竟是什么呢?”在一次练习中,莱戈拉斯看着金羽箭自手中射出,似一阵风般扎进了层层叠叠的树叶之间,奔向了林中深处某个看不见的靶心。

“没有人知道,”艾瑞斯的答案出乎他的意料,“那是某种只会在拥有狼族王室血脉的人面前显露真身的灵物,除了王子殿下外,巡逻队里的人谁也没有亲眼目睹过。”

想起瑟兰迪尔说过的话,莱戈拉斯不禁皱起眉头,先前射击的失误也加重了他语气中的心烦气躁:“你们就是为了那看不见的东西,许下了誓死捍卫的承诺?”

“这里是我们的家园啊,王妃殿下,”狼族战士微笑着说道,“我们能看清自己的心。”

同样的问题莱戈拉斯没有再问过瑟兰迪尔,因为他知道那臭屁的狼族王子只会再一次卖关子戏弄自己。更何况,多年的流浪生活令莱戈拉斯养成了独立的个性,他的确是对这神秘地森林产生了好奇与兴趣,他不介意自己去慢慢探索与发现。

巡逻队夜晚都睡在树上,艾瑞斯向莱戈拉斯解释道这是流传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古老习俗之一。队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,他们轮流放哨、换班、巡逻,莱戈拉斯就像一个安静的局外人目睹着他们的行动。而瑟兰迪尔更像是一阵穿梭于森林间的风,来去自如,神秘又悠扬。

夜里,小兔子独自一人躺在树干上,看着树丛缝隙间那微弱的星光不免有些独孤。星空与命运的前端一样让人难以辩清,他只好倔强地闭上双眼,说服自己暂时忘掉烦恼。巡逻队的歌声似有若无地飘在耳边,更多时候他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真的睡着,甚至能感受到一种轻柔的落在脸颊上的暖风般的触感。

而当他真的睡着了,梦里出现的又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场景。四周全是碎裂的乱石,莱戈拉斯站在废墟之间动弹不得,直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,那双怨恨的眼眸摄取了他的心魄,流血与腐烂的气息僵化了他的四肢。

那是他所不认识的瑟兰迪尔。恐惧首先来临,紧接着却是无穷无尽的悲伤……

突如其来的吵闹声将莱戈拉斯从那个压抑沉缓的噩梦中惊醒——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又跌入了另一个噩梦。巡逻队的号角声变得急促而尖利,晃动的树干发出老人那般沉沉的叹息,一些仿佛只在梦里出现的可怕暗影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向他们而来。

“是蜘蛛,小心!”艾瑞斯推了呆住的莱戈拉斯一把,让他躲开了一只蜘蛛的进攻。倾倒的同时莱戈拉斯赫然清醒过来,在树干上滚了一圈之后顺势摸到了放置在一旁的长弓与箭筒。

他抽出金羽箭的手指有些颤抖。不可否认,他从未这样直面战场过——但是当他再次站起来时,金羽箭从手中稳稳地射了出去。

然而蜘蛛一侧身,箭头击中那坚硬的甲壳便被弹了开去。

“射它们的眼睛!”混乱的喧嚣中,一个熟悉的嗓音如晨光破开迷雾那般降临在耳边。

一瞬间,莱戈拉斯以为仍然是艾瑞斯在近处告诫自己,直到那个高大的身影伴随着嗓音中独特的沉稳落在了他的面前。

那只巨蜘蛛扑到眼前时莱戈拉斯吓得几乎要闭上双眼。然而瑟兰迪尔只是扬了扬手中的长刀,准确无误地扎中了蜘蛛的眼睛,几乎连身形都未晃动半分。

毒液与鲜血在空中喷射而出,巨蜘蛛嘶叫着倒了下去,然而在它身后又有更多的暗影涌了过来。

“站到我身后去。”瑟兰迪尔抬起手臂护住了莱戈拉斯。

小兔子愣了愣,然后倔强地抖了抖耳朵——“偏不。”

他躲在瑟兰迪尔的胳膊底下射了一箭——漏空,又射了一箭——终于扎进了一只巨蜘蛛的眼眶里。

“看见没有,瑟兰迪尔,我不需要你的保护,我也可以——”

一阵剧痛中断了他兴奋的话语,莱戈拉斯难以置信地看着蜘蛛的毒刺穿透了自己的半边肩膀,他的本能反应便是拔出腰间的那把小银刀,反身扎进了那张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中——鲜血似乎无止境地喷涌着,湿透了他的半边身子,已让他分辨不清哪些才是他自己的血。

然后他跟着巨蜘蛛一齐从树干上跌下。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刻里,耳畔的呼唤随着那阵忽然乍现的璀璨星光一并,急切地向他追来。